快捷搜索:  as

燕子来舟中作

燕子来舟中作拼音解读
hú nán wéi kè dòng jīng chūn ,yàn zǐ xián ní liǎng dù xīn 。jiù rù gù yuán cháng shí zhǔ ,rú jīn shè rì yuǎn kàn rén 。kě lián chù chù cháo jū shì ,hé yì piāo piāo tuō cǐ shēn 。zàn yǔ chuán qiáng hái qǐ qù ,chuān huā tiē shuǐ yì zhān jīn 。湖南为客动经春,燕子衔泥两度新。旧入故宅尝识主,如今社日远看人。可怜处处巢居室,何异飘飘托此身。暂语船樯还起去,穿花贴水益沾巾。

※提示:拼音为法度榜样天生,是以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湖南为客动经春,燕子衔泥两度新。
我流散到湖南为客,已过了整整一个春天,燕子如今也是第二次在此衔泥筑巢了。

旧入故宅尝识主,如今社日远看人。
曩昔你入我故宅中曾经熟识了我这主人,如今春社之日你却远远地看我为陌生人。

可怜处处巢居室,何异飘飘托此身。
可怜你到处筑巢为家,却没有假寓之所,与我飘飘荡荡,寄身江湖没有什么不合。

暂语船樯还起去,穿花贴水益沾巾。
桅杆上暂时同我措辞,照样要飞起而去,穿花贴水飞去,我不禁泪更加湿了衣巾。

参考资料:
1、彭定求等.全唐诗(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581
2、杨佐义.全唐诗杰作译注汇典(上):长春出版社,1994:855-856

湖南为客动经春,燕子衔(xián)泥两度新。
湖南:洞庭湖之南,这里即指潭州。动经春:动不动便又经历了一个春天。动,不知不觉。两度新:杜甫从大年夜历四年(769)春来到潭州。到现在已是第二个存天,已是第二次见到燕子衔泥了。

旧入故宅尝识主,如今社日远看人。
故宅:指书生在洛阳、长安的旧居。社日:立春后的第五个戊日,是日是人们祭神祈求丰收的日子。远看人:指仍旧熟识自己,远远地望着自已。

可怜处处巢(cháo)居室,何异飘飘托此身。
巢居室:指燕子处处在人家屋室的梁上作窝。托此身:指书生自己的到处流浪求地安身。

暂语船樯(qiáng)还起去,穿花贴水益沾巾。
樯:船桅。沾巾:指书生见燕子如斯多情而动心落泪。

参考资料:
1、彭定求等.全唐诗(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581
2、杨佐义.全唐诗杰作译注汇典(上):长春出版社,1994:855-856

诗的前四句总写客舟逢燕。

“湖南为客动经春,燕子衔泥两度新”,书生流离湖南不感觉已迎来第二个春天。“新”对“泥”而言。燕子于春季常衔水边湿泥,筑其新巢。“两度新”也便是评话生在这里已两见燕子衔泥筑巢了。前人与动植物的直接打仗远比今众人亲昵,对动植物的察看也很仔细。他们习气于根据各类生物的特点,赋于它们不合的象征意义。燕子逐春而生,巢梁而居,以是经常被看作春天的象征,它的鸣叫与飘动又使人遐想到闲适安居的欢畅。杜甫很爱好燕子,他虽然“流浪西南寰宇间”(《咏怀事迹》)已有十年,然则他始终费力经营,像筑巢的燕子一样,为给自己创造安稳的生活情况而不懈地努力。在这些日子里,体态轻盈的燕子曾伴书生度过了不少良辰美景,在书生的佳篇秀句中留下了宛在目前的形象:“小雨鱼儿出,轻风燕子斜。”(《水槛遣心》)“泥融飞燕子,沙暖卧鸳鸯。”(《绝句》)“暂止飞鸟将数子,频来语燕定新巢。”(《堂成》)“熟知茅斋绝低小,江上燕子故来频。”(《绝句漫兴》)这统统都活跃地留在书生的影象中。如今书生在流浪无定的时候又望见了燕子,当然会孕育发生异域逢故旧的感到。

“旧人故宅尝识主,如今社日远看人”,这两句是对燕子形象的描画。“旧人故宅”,凸起书生对燕子一往深情。“尝识主”,是书生对燕子的推想。在书生的心目中,这燕子被看作是往年在故乡同室而居的燕子,它还记取自己的主人,远道来舟中相会,不觉为之一喜。“远看人”既画出了燕子对书生的同情与疑问,也流露出书生的无限感慨。在这烟水渺渺之处,出路茫茫之际,书生无依无靠,独占燕来相就,倍感出身的凄惨。然而,燕纵识主,一叶扁舟,终不似往日故宅的有屋可巢,故尔,燕子既欲亲近,又狐疑豫,只是远远看看。这里的“识”与“看”都写的是燕子的动作、情态,也都涉及书生。着实这只是书生自己的想象,是书生眼中看到的燕子的动态,是燕子的人格化,所谓“有我之境,以我不雅物,故物物皆著我之色彩”也。(王国维《人世词话》)

后四句,对燕自伤。

“可怜处处巢居室,何异飘飘托此身”,“巢居室”是说燕子筑巢于人家,由于南北无定,以是令人可怜。接着就点破怜燕恰是哀己。书生于唐肃宗乾元二年(759)弃官西行,先是举家徙秦州(今甘肃天水)东柯谷,投奔一个叫佐的侄子。上元元年(760)又往成都去投靠老友严武,卜居浣花溪畔。大年夜历元年(766)又到夔州,在柏茂琳中丞的赞助下假寓西阁。十年间这种俯仰由人的生活,其实和燕子的“处处巢居室”没有两样。如今竟至于无人可依、无地可居,教人太息。

“暂语船播还起去,穿花贴水益沾巾”,那被书生寄于同情的燕子此刻彷佛领会了书生的意思,“暂语船墙”,向书生表示同情,但它急速发明这是一只漂流不定的船,不是它应该选择垒巢的“居室”,它溘然又变得漠然无情,随即起而飞去。然则,它又似乎舍不得似曾了解的主人,贴水低飞,绕船盘桓,无情而似有情,可爱亦复可恼,终于翻然穿花而逝,给书生留下空虚、惆怅和寥寂,书生不觉老泪横流了。鸟之将逝世,其鸣也哀。《燕子来舟中作》是杜集中着末一首七律,可以看作书生临终的哀鸣。在这首诗里,深奥深厚诚挚的人道借轻盈的燕子的形象表达出来,朴实、亲切而动人至深。这“似曾了解燕归来”的形象,经宋代晏殊的点化,就加倍深入民心了。

历代唐诗和杜诗的选本都很少选这首诗。着实这首诗的艺术成绩并不低于为人们所称道的《秋兴》、《咏怀事迹》诸篇。传统的欣赏标准是无一字无来处,是一饭之间未尝忘君。而这首诗感人的地梗直在于它无一字有来处,在于把深情厚意依靠在一只微小的燕子身上。它完全不合于那些从观点启程的、以物喻理的咏物诗。也不合于那些摹拟象貌、堆砌典故的咏物诗,书生在这首诗里完全开脱了机器的比附,不克意于追求形状的相似,而是捉住事物最凸起的特性,经由过程内在联系,把人的情感赋于物,使物我达到契合无间的境界,这便是深奥深厚的依靠—杜诗沉郁风格的另一特征。在这首诗中,书生眼中暗藏着燕子的多情,燕子的眼中又暗藏着书生的不幸,燕子与书生的区别仿佛在诗中消掉了,从全部画面中只能发明那倾诉不尽的酸楚、书生颇倾的形容,以及一颗魔难的心的低语。杜甫之所以为大年夜书生,正在于他对人生的悲欢离合、甘苦哀乐感想熏染得深刻而传神,善于敏锐地捕捉那些最动人的形象,并细致人微地再现它们。而善于描画自然万物的书生,同时也便是身手高超的自画像大年夜师,他一草一木中都留下了自己的影子。

参考资料:
1、杨军.存真斋古诗文鉴赏: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134-137
2、萧涤非.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5:601-602
背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