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解读诗经《王风?中谷有蓷》:哀歌中的美和暴烈

梳理了几篇《诗经》中的哀歌,如“永掉所爱、哀悼双亲、思妇征夫、怨妇离人、戍卒苦痛”等等。

《王风?中谷有蓷》有女仳离,嘅其叹矣。嘅其叹矣,遇人之艰巨矣!有女仳离,条其啸矣。条其啸矣,遇人之不淑矣!

是什么让一个女子遭受离弃而只是“慨叹”或“啸矣”。“啸”是蹙着嘴发出的悲恨之声,不止于叹。又为什么是“遇人之艰巨,遇人之不淑”?古者逝世丧饥馑皆曰不淑。这包括凶年磨难战斗浊世,什么都想到了,便是不关室家离弃,匹夫之薄。这不像是女子的口吻,是闻听者的独白。

他只是被她哀扰到了,山野里的烛火映照在妇人的脸上,会有一种揪心的美吧。那哀哀欲绝的幽咽声透过窗棂传出来,听起来就像雪花落在自己的心田里。书生的心险些为之抖动。“嘅其叹矣,遇人之不淑”,就这样诉诉人之艰巨哀苦,引世界英杰追思“周之政荒夷易近散,而将无以为国”之政见,谁可纾解,于此时此刻一介小妇人又有何用呢。

妇人、书生、学儒,各自为生。生计本身便是一种徒劳。仿佛只有脚脱离现实,遨游于天空了。

《唐风?葛生》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葛生》,悼亡诗之初。

对照动人的是每章首句“葛生而蒙于楚,蔹生而蔓于野”各有所依托。多恰和的比喻,千丝万缕割舍赓续的柔情缠绵,还有勃勃活力。既然如斯,怎么还能“独处”,又既然是“百岁之后,归于其居”,就弗成能是殉情了。人在那个突如其来的变故眼前,就像掉脚掉落到河里,冒逝世挣扎想捉住点什么,就那一顷刻,许它百年又若何。想象中岁月的长河被固结住了,一眼望去,水洼中的积水辉耀着光线,竟是那样标致无比。你以为你看到了忠贞、浪漫和情义,但着实逝世亡、抛弃、孤冷才是你的日常生活。

《王风?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间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这是一种反差引起的深忧,犹如这位周之大年夜夫行役于此,见宗庙宫室尽为禾黍。稷穗之实,犹心之噎。周之东迁撇下了一批旧贵族,公室的衰弱如同那朵行将凋谢的花瓣,一有轻风擦过也会战栗不已。老臣的哀叹只显得命定而无力。一句“悠悠苍天”遗响千年,却是永世的悲天悯人,永世的哀号,以致连撕裂感也没有。风中传播者扫兴的种子,你大年夜概知道了,软弱的天性是自从哪里来的。

一生易近之初,统统匮乏,春草就从泥淖里冒出来了,这便是诗。以诗来救赎生活,犹如阳光照进来,却不能盖住风刀霜剑。诗着实是无力的,人也是荏弱的,只欠一声王命。每一首诗里都有一种逝世亡的气息。每首诗的背后都有一个扫兴的书生。谁说当初没有泪尽而亡飞身入云的时候,不管后人若何掩饰,把《诗》变成经书,用来济世度人,抹去了统统暴烈的痕迹。

比如“知我者为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哀感流年,是一种挥不去的郁结,很难纾解,更是一种危险的旌旗灯号。春天尚如斯,怎样如何秋与冬。书生眼中,落日照映下的翠绿的山腰,恍如在原野中央竖起的一扇金屏风,血淋淋的尸身随即可以化作不屈的松柏,昼夜捍卫着被剥夺的光荣和庄严。或许这才是精巧期间的气质。

而并非“哀而不伤、怨而不怒、痛而不悲”。和顺老诚的是那些注释的大年夜儒。文官执笔安世界,武将上马定乾坤。刀和笔的性情是不合的。

书生却是很固执的。他们追求美,“没有比逝世更高的艺术”,“无言的逝世,便是无限的活”。向逝世而生,很美。总感觉,《诗三百》背后的美和暴烈没有被正视。作者:潇湘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